谈币论道

XRP一周飙升130%,但Ripple与SEC的交锋暗潮涌动

发布:2021-04-12来源:OKEX浏览:56


近期,XRP的暴涨牵动着市场的情绪,作为市值排名前十的主流币种,XRP仅用了一周时间,便以近130%的周涨幅,先后超过了ADA、DOT、USDT,跻身市值第四。


截至发稿,欧易OKEx行情显示,XRP暂报1.376美元,虽较高点1.497美元回落了8.08%,但1.37美元以上的位置仍使它创下了自2018年1月22日以来的历史新高,但若与3.539美元的历史高点相比,XRP仍有60%的“失地”需要收复。


短期来看,Ripple在与SEC的交锋中取得了一些实质性的胜利,但只要官司一日未结束,这仍会是一把正悬于Ripple公司、XRP持有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
暴涨近470%的XRP


在刚刚过去的周末里,XRP表示优异。欧易OKEx实时行情显示,XRP在2天的时间里,最高涨幅达到了近50%,其中4月10日这一天便上涨了29.39%,这也使得XRP进一步坐稳了市值第四的位置。


Bybt数据显示,XRP的未平仓合约在4月11日达到了15.81亿美元的历史新高。


f22adfeccb4c65779eb0a18c3f4247b.jpg


Galaxy Digital的CEO Mike Novogratz表示,XRP近期的持续上涨可能表明Ripple与美国SEC的和解谈判中取得了一些进展。


确实,纽约南区的美国地方法院法官Sarah Netburn拒绝了SEC申请披露Ripple高管个人财务记录的要求,并表示与案件无关。据悉,SEC上个月要求Ripple的CEO Brad Garlinghouse和前CEO、联合创始人Chris Larsen提供长达八年的财务记录,SEC称这些记录将支持其与Ripple正在进行的诉讼。


不仅如此,此前Ripple在与SEC的过招中也接连取得了实质性的胜利。


3月22日,SEC与Ripple举行了第一场线上庭前听证会,Netburn法官明确指出她对XRP的理解是它不仅具有货币价值,还具有实用性,而这种实用性使得XRP有别于比特币和以太坊。这句话被解读为XRP可能不构成证券的声援。


4月3日,SEC与Ripple达成协议,Ripple获准部分修改其高管提交的两封电子邮件,以便不公开相关的机密数据。3日后,Hogan & Hogan律师事务所合伙人Jeremy Hogan发推称,要求SEC对2016年在一份正式文件中称呼Ripple公司为“the digital CURRENCY company called Ripple Labs(一家叫Ripple Labs的数字货币公司)”做出解释。


2ce85bb6c97236ce510a20dc202a262.jpg


Ripple也是紧紧抓住了这一点,一方面他们对SEC的诉讼提出了质疑,声称XRP类似于比特币或者以太坊,而这两者都被SEC判定为商品,另一方面则是批评该机构用了8年时间才对Ripple提出申诉。


对此,4月7日,Netburn批准了Ripple的动议,即要求SEC提供关于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内部文件(工作人员之间的电子邮件通信不需要被出示),Ripple获准查阅SEC有关加密货币的会议记录或备忘录,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帮助Ripple的律师从这些内部资料中找到SEC判断自相矛盾的证据,那么Ripple就很有可能推翻SEC的主张。


受接连的利好消息影响,XRP价格表现强势。从4月5日起,XRP单周上涨了近130%。


2b0191672a030139301ad25f149accf.jpg


如果我们把时间线拉长一些,XRP的年初至今涨幅达到了466.22%,其中主要的拉涨发生在3月下旬和4月,而这恰好与Ripple在和SEC的一案中取得实质性进展相吻合。


cb38689b8958f5a8e65dcb2ca15669a.jpg


另外也有消息指出,韩国投资者也是推动XRP持续上涨的原因之一。韩国两大交易所Bithumb和Upbit显示,XRP/KRW都是交易量最大的交易对。


Ripple与SEC一案一直颇受圈内外关注,因为这个案件的结果走向将直接影响到美国执法部门今后对于“加密货币被判定为证券”的判断方向和尺度。在此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Ripple与SEC之间的故事。


Ripple的风暴


在横盘许久好,XRP于2020年11月19日启动,连续7日收涨,从开盘价0.286美元一路飙升至11月25日的收盘价0.705美元,上涨了146.50%,有分析师表示,或许与五大利好因素有关。


f9c3387b42b2048459f1c78a8cd87b0.jpg


首先,Ripple官方回购XRP。2020年11月10日消息,Ripple官方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显示,Ripple在2020年第三季度回购了价值4600万美元的XRP,并表示未来还将继续回购XRP。


其次,Flare Networks作为Ripple最被期待的(伙伴)项目之一,将在12月12日为XRP的持有者空投SPARK代币。


第三,Ripple与全美第七大银行PNC达成战略合作。PNC成为首家使用区块链平台为客户处理跨境支付业务的美国银行。


第四,Ripple为新产品PayString注册了新商标,商标类别为“保险和金融”和“广告和商业”。该产品可能被用于电子金融服务,如法币货币和虚拟货币的交换、汇款等。


第五,巨鲸灰度的助推效应。自从灰度一路将比特币的价格买上去后,灰度上的信托产品便被列为圈内众人的购入指标,受此影响,也推动了XRP的上涨。


此外,还有一个有趣的解释。比特币价格的飙升,吸引了一大波散户投资者进场,散户投资者们初入币圈,在前十的主流币种中发现只有XRP的价格足够低,因此容易产生价格便宜的币未来能有更强劲上涨的认识,由此买入XRP。


如果是很早进入加密货币圈子的朋友,一定知道XRP中期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其是否会被SEC判定为证券,继而受到证券法的监管,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。Howey Test是SEC判断一种加密货币是否被归为证券的测试,主要从4个维度进行分析,1)投资后以金钱为标的;2)针对共同事业的金钱投资;3)对于该投资具有获利的期望;4)任何的获利来源为投资发起人或第三方。


XRP避免被判定为证券的主要方式是试图通过划清Ripple和XRP的界限,使得Howey Test的第三和第四条不能通过。因此Ripple公司一直以来都在努力切割自身与XRP的联系,该公司的CEO强调XRP独立于Ripple,XRP的持有者不会拥有Ripple的股权,也不会获得分红。Ripple公司也曾声明Ripple方面认为XRP不是一种投资,也从未声称XRP价格会上涨,所以不应期望从购买XRP中获利。


但由于Ripple公司拥有该币种的大部分,且负责该软件和该币种价值相关的大部分工作,因此“XRP是证券”的质疑一直以来都伴随着这种微妙的共生关系。SEC认为,Ripple公司及其创始人出售了超过146亿枚数字资产证券“XRP”,以换取至少13.8亿美元的资金,被告没有登记他们对XRP的报价和销售,也没有获得任何注册豁免,违反了联邦证券法的注册规定。因此,SEC于12月22日正式起诉Ripple及其两名高管——CEO Brad Garlinghouse和联合创始人Chris Larsen。


从消息传出到落地,XRP的价格在三日内几近腰斩,从12月22日的开盘价0.528美元骤然跌至12月24日的收盘价0.272美元,并且各大交易所纷纷宣布下架XRP,彼时这个位居第三的加密货币瞬间跌至低谷。


b985064cedbb1c3009f7ac4eaba3618.jpg

35a658882d3205baba763af68f4c90d.jpg


不过,步入2021年,由于案情审理过程中不时爆出的有利消息,加上Ripple公司一直在为自身公司和XRP寻找更多的落地场景,这也为近期XRP大规模提价奠定了基础。


危与机的岔路口


细数加密货币市值前十名的币种,圈内人对于XRP,一直有一种“又爱又恨”的感觉。“恨”是在于XRP长期在0.2-0.5美元的稳定区间震荡,闻不到一丝“持币待涨”的气息。


ac9d868c06b2f5953e12ecb48c316d0.jpg

e7916c915082f51dc080a8ca47b30fe.jpg


但同时它又被冠以“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”的说法。上一轮牛市,XRP于2017年12月11日的0.243美元开始,不到1个月的时间,迅速飙升到了2018年1月4日的3.539美元,涨幅达到了惊人的1356%,相当于日均涨幅为56.5%。


4564f3e2c8cd15921ccb092f51d3c60.jpg


这个高光时刻也使得XRP迎来了1371亿美元的市值,彼时整个加密货币的总市值为7529亿美元,XRP占比居然达到了18.21%。而截至4月11日,加密货币总市值达到了20594亿美元,此时XRP市值仅为614亿美元,占比不足3%。


需要一提的是,创造历史高点后,XRP开始走低,也是一个月的时间,其从高点跌至0.611美元,月跌幅为82.74%。正是XRP要么停滞不前,要么用1个月的时间走完其他代币至少大半年牛市周期的特性,因此持有大量筹码的Ripple公司被指控为操纵XRP市场的“幕后人”。SEC在起诉中还披露了Ripple公司是如何通过向投资者“选择性地披露信息”来控制XRP的交易活动。SEC还进一步指控Ripple公司通过操纵XRP的价格和流动性来最大化的获利。


业内媒体曾在关于XRP的文章中揭露了月抛10亿枚XRP的Ripple公司存在虚报和瞒报。文中引用了CoinMetrics和Messari的数据。CoinMetrics数据显示,2018年第三季度和2019年第一季度,Ripple发布的季度报告中,托管的XRP数量要高于链上数据所显示的数量,也就是说Ripple实际出售的XRP比公布的还要多,数据总差额为2亿XRP,价值约8000万美元。Messari的分析师Florent Moulin则在推特上公开了《针对XRP流通量的完整研究报告》,表示XRP团队代币抛压被低估,XRP官方流通量数据与实际不符。


目前来看,影响接下来XRP价格的,很大程度上还是SEC和Ripple案件的审判结果,或是SEC与Ripple公司之间的和解情况。SEC前主席Jay Clayton在发起对Ripple诉讼的第二日宣布卸任,而继任者Gary Gensler此前十分看好区块链,称其具有改变金融世界的真正潜力,因此被认为或许是Ripple和SEC一案中的转机。


Ripple的CEO Brad Garlinghouse更是直接发推,称准备与SEC领导层和拜登政府合作来推动区块链和加密技术的发展。


上文提到,加密货币亿万富翁Mike Novogratz称,XRP的上涨可能表明Ripple与SEC的谈判取得了一些进展,而Anderson Kill律师事务所合伙人Stephen Palley则持相左意见,认为上涨不太可能与任何和解前景有关,除非有关人士掌握了一些内部信息。


有一点可以明了的是,SEC与Ripple的案子始终牵动着人心,只要案子一日不结束,悬挂在Ripple、XRP持有者,甚至与Ripple有类似经历的加密货币公司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便不会消失。